先代舊事本紀卷第二

神祇本紀

 素戔烏尊請曰:「吾今奉教將就根國,故欲暫向高天原與姐相見而後永退矣。」伊弉諾尊敕:「許之!」乃昇詣之於天也。素戔烏尊將昇天時,有一神,號-羽明玉。羽明玉,古語拾遺作-櫛明玉命,疑同神。此神奉迎而進以瑞八阪瓊之曲玉矣。素戔烏尊持其瓊玉而昇天之時,溟渤以之鼓盪。山岳為之鳴呴。此則神性健雄使之然也。書紀劍玉盟約段。
 於天上詣之時,天鈿賣命見而告言於日神矣。天照太神素知其神暴惡,至聞來詣之狀,乃勃然驚動曰:「吾弟所以來者,豈以善意?必有奪我高天原之心!夫父母既任諸子各有其境,如何棄置當就之國,敢窺窬此處乎?」乃解御髮,纏御髻,結御髮為御鬘,縛御裳為御褌,而即於左右鬘。亦於左右御手及腕,各纏八尺瓊之五百箇玉統之瓊玉。復背負千箭之靭,亦五百箭之靭,復臂著稜威之高鞆,振起弓彇,急握劍柄。踏堅庭而陷股,若沫雪蹋散而奮稜威之雄詰,發稜威之嘖讓而徑詰問:「何故上來?」
 素戔烏尊對曰:「吾元無黑心,但父已有嚴敕,永將就于根國。如不與姊相見,吾何能敢去?亦欲獻珍寶八阪瓊之曲玉耳。不敢別有意也!是以跋涉雲霧,遠自來參。不意,阿姊翻起嚴顏。」于時天照太神復問曰:「若然者,何以將明爾之赤心?汝言虛實,何以為驗?」素戔烏尊對曰:「請與姊共誓,夫誓約之中,必當生子。如吾所生是女者,可以為有濁心;若是男者,可以為有清心。」則掘天之真名井三處矣。

 天照太神與素戔烏尊共隔天之安河而相對乃立,誓約曰:「汝若有奸賊之心,汝所生之子必女矣!如生男者,即以為子,令治天原矣!」天照太神.素戔烏尊共誓約曰:「吾以所纏之玉,可以授汝矣;汝以所帶之劍,可以授吾矣。」如此約束相共換取已畢,天照太神乃以素戔烏尊所帶三劍,亦云,十握劍為三段,化生三神。振濯於天真名井,亦云,去來真名井。呷然咀嚼而吹棄氣噴狹霧之中,化生三女之神。
  十握劍化生之神,號曰-瀛津島姬命。亦名,田心姬。亦曰,田霧姬。
  九握劍化生之神,號曰-湍津島姬命。
  八握劍化生之神,號曰-市杵島姬命。
 素戔烏尊以天照太神御手所纏髻鬘八阪瓊五百箇御統御,濯浮於天真名井,亦云,去來真名井。呷然咀嚼而吹棄氣吹狹霧之中,化生六男之神。
  乃含左御鬘玉,左手掌中化生之神,號曰-正勝吾勝勝速日天忍穗別尊。
  復含右御鬘玉,右手掌中化生之神,號曰-天穗日命。
  復含左御髻玉,著於左臂化生之神,號曰-天津彥根命。
  復含右御髻玉,著於右臂化生之神,號曰-活津彥根命。
  復含左御手腕玉,自左足中化生之神,號曰-熯之速日命。
  復含右御手腕玉,自右足中化生之神,號曰-熊野豫樟日命。
 天照太神敕曰:「原其物根,則玉者是吾物也,故化生六男神悉是吾兒。乃取而子養,令治天原也。其劍者是汝物也,故吾所生三女是爾兒也!」授素戔烏尊,則降居於葦原中國也。宜,降居於筑紫國宇佐島,在北海道中,號曰-道主貴,因教之曰:「奉助天孫而為所祭。」則宗像君所祭之神。宗像神之事,宜參考紀及宗像社紀。一云,水沼君等所祭神是也。
 瀛津島姬命者,是所居於遠瀛者,此田心姬命也;邊津島姬命者,是所居於海濱者,此湍津島姬命也;中津島姬命者,是所居於中島者,此市杵島姬命也。

 伊弉諾.伊弉冉二尊,相生火神-迦具突智與土神-埴安姬。
  二神相生,稚皇產靈命。
   則,頭生-桑蠶。
   腹中生-五穀矣。蓋,保食神歟。

 天照太神在於天上,詔曰:「聞葦員中國有保食神,宜爾月夜見尊就侯!」月夜見尊奉敕,降到于保食神許。
 保食神乃迴首嚮國,則自口出飯。復嚮海,則鰭廣鰭狹亦自口出。復嚮山,則毛粗毛柔亦自口出。夫品物悉貯之百机而饗。是時月夜見尊忿然作色曰:「穢哉!寧可以口吐之物,敢養我乎?」迺拔劍擊殺,然後復命具言其事。時,天照太神怒甚之曰:「汝是惡神,不須相見!」乃與月夜見尊,一日一夜,隔離而住。據書紀四神化生段一書第十。
 事後天照太神復遣天熊人,令見之時。
  此神,於頭化-桑.蠶。
  於目,化-馬.牛。
  於胸,生-黍.粟。
  於腹,生-稻種。
  於臍.尻,生-麥.豆。
  於陰下,生-小豆麥。
 則天熊人悉取持去而奉進。于時天照太神喜曰:「是物者,則顯見蒼生可食而活者也!」乃以粟.稗.麥.豆為陸田種子,以稻為水田種子.因定天邑君,即以其稻種,始植于天狹田及長田。其秋垂穎八握,莫莫然甚快也。復,口含繭,便得抽絲。自此而始有養蠶之道,乃起紉織之業者也。

 天照太神,以天垣田為御田。亦御田有三處,號曰-天安田.天平田.天邑井田。並皆良田之處,雖經霖旱而無所損傷矣;素戔烏尊田有三處,號曰-天橛田、天川依田、天口銳田,並皆磽地。而雨則流之,旱則焦之。
 素戔烏尊之為行也,甚以無狀。妒害姊田之時,春則重播種子,且毀其畔,插籤,放通廢渠,埋溝也;秋則放天斑駒,使伏田中,貫以絡繩,插籤,伏馬也。復見天照太神嘗大嘗亦新嘗時,則於新宮御席之下,放尿送糞。日神不知,徑坐席。凡厥諸事,一日無息,盡是無狀。雖然日神恩親之意,不慍不恨,皆以悉容焉。天照大神方織神衣,居齋服殿。則天斑駒生剝逆剝,穿殿薨而投納之時,天照大神驚動,以梭傷身矣。一說,織女-稚日姬尊,乃驚而墮機。以所持梭傷體而神退矣。其稚日姬尊者,天照大神之妹也。
 天照大神詔素戔烏尊曰:「汝猶有黑心,不欲與汝相見!」乃入于天窟,閉磐戶而幽居焉。故,高天原皆闇,亦葦原中國,六合之內,常闇不知晝夜之殊。故,萬神之聲,如狹蠅鳴;萬妖悉發,往常世國。故,群神憂迷,手足罔厝,凡厥庶事,燎燭而辨矣。

 于時八百萬神於天八湍河原會集而議計其可奉祈謝之方矣。高皇產靈尊兒-思兼神,有思慮之智,深謀遠慮,議曰:「聚常世長鳴之鳥,遞使長鳴。」遂聚令鳴矣;復宜圖造日神御像,奉招祈禱矣;復鏡作祖-石凝姥命為冶工,則採天八湍河之川上天堅石;復全剝真名鹿皮,以作天之羽備矣;復採天香山之銅,令鑄造日矛。此鏡少不合意,則紀伊國所坐日前神是也;復使鏡作祖-天糠戶神,即,石凝姥命之子也。採天香山之銅,使圖造日像之鏡。其狀美麗矣而觸窟戶有小瑕,其瑕於今猶存,即是伊勢崇祕太神,所謂八咫鏡,亦名真經津鏡是也;復令玉作祖-櫛明玉神,櫛明玉神者,伊弉諾尊之兒也。作八坂瓊之五百箇御統之珠矣;復宜令天太玉神,率諸部神,造玉帛;復令麻續祖-長白羽神,種麻以為青和幣;今衣稱白羽,此其緣也。復令津咋見神,種植榖,木綿。以作白和幣;並一夜蕃茂也。復令粟忌部祖-天日鷲神,造木綿者;復令倭文遠祖-天羽槌雄神,織文布者;復令天棚機姬神,織神衣,所謂-和衣者;云,にきたへと。復令紀伊忌部遠祖-手置帆負神,為作笠者;復令彥狹知神,為作盾者;復令玉作部遠祖-豐球玉屋神,為造玉者;復令天目一箇神,為造雜刀斧及鐵鐸者;謂さなぎ。復令野槌者,採五百箇野薦八十玉籤;復令手置帆負.彥狹知二神,以天置量,謂大小量雜器類名;復伐打大峽.少峽之材,而造瑞殿;古語みづのみあらか。復令山雷者,掘天香山之五百箇真賢木,古語さねこじのねこじ。上枝懸八咫鏡,亦名,真經津之鏡。,中枝懸八阪瓊之五百箇御統之玉,下枝懸青和幣.白和幣。凡厥種種諸物備之事,具如所謀也。
 復令,中臣祖-天兒屋命.忌部祖-天太玉命而內拔天香山之真牡鹿之肩拔而取天香山之天波波迦而令占矣;天波波迦,宜參和名抄神祇式及藤原清幣奧義抄等。復令手力雄命隱待窟戶之腋矣;復令天太玉命捧持稱辭白,亦令天兒屋命相副祈啟矣。復天太玉命以廣厚稱詞啟白:「吾之所持寶鏡,明麗恰如汝命。乞開戶而御覽焉!」
 仍天太玉命.天兒屋命,共致其祈禱之時,復天鈿賣命以天香山之真阪樹為鬘,以天香山之天日蘿懸為手纏繈矣,以天香山之小竹葉為手草,手持著鐸之矛,立天石窟戶之前,舉庭燎,巧作俳優。火處燒覆槽置而蹋登杼侶許斯,顯神明之憑談而掛出胸乳,裳緒押垂於番登之時,番登者,陰戶也。高天原動而八百万神俱笑之。
 時天照太神中心獨謂:「比吾幽居,天下皆闇,葦原中國必為長夜。而何由天鈿賣命噱樂如此?八百万神諸笑?」以為奇怪,細開窟戶,問為如此。天鈿賣命答曰:「汝命至貴神坐,故歡喜笑樂。」如此言矣。天太玉命.天兒屋命,指出其鏡,奉示天照太神之時,天照太神逾思奇而聊細開盤戶而窺之。
 令手力雄神奉承其御手引而奉出,引啟其扉,遷座新殿。此一節採古語拾遺。則天兒屋命.天太玉命,以日御綱繩迴懸其御後,界以端出之左繩矣。復令大宮賣神,侍於御前;天太玉命九志備所生之神。如今世內侍善言.美詞和君間,令宸襟悅懌焉。復令豐磐間戶命.櫛磐間戶命二神,並天太玉命之子也。守衛殿門。
 天照太神從天窟出坐之時,高天元及葦原中國自得照明矣。當斯之時,天初晴,謂-阿波禮。言,天晴也。阿那於茂斯侶,古語,事之甚切,皆稱-阿那。言眾而明白。阿那陀能斯,言仲手而舞,今指樂事,謂之-太乃之此意。阿那佐夜憩,竹葉聲也。飫憩。木名歟,振其葉之詞也。爾乃,二神共請曰:「復勿還幸矣!」
 八百萬神俱議歸罪過於素戔烏尊,而科之以千座置戶;責其祓具,則拔髭殺爪,以贖其罪矣。復以手爪為手端之吉棄,以足爪為足端之凶棄物也,吉棄.凶棄物,宜參書記履仲天皇五年條。皇太神宮年中行事及延曆廿年格等。復以唾為白和幣,以洟為青和幣。乃使天兒屋命掌其解除之諄辭而宣焉。世人慎收己爪者,此其緣也。
 諸神嘖素戔烏尊曰:「汝所行甚無賴,故不可住於天上,亦不可居於葦原中國,急適於底根之國。」

 乃共逐降之時,乞食物於大御食都姬神矣。大御食都姬神,自鼻.口.尻,取出種種味物而種種樂具,樂具,古事記作-作具。而奉進之時,素戔烏尊立伺其態為穢而奉進,因殺其大御食都姬神。
 其所殺之神於身生物者,
  於頭生,蠶。
  於二目生,稻種。
  於二耳生,粟。
  於鼻生,小豆。
  於陰生,麥。
  於尻生,大豆。
 故是,神皇產靈尊令取茲成種。

 故所追避而降去。此節據書紀寶鏡開始段一書第三。于時霖也,素戔烏尊結束青草以為笠簑而乞宿於眾神。云:「汝是躬行濁惡而見逐謫者,如何乞宿於我?」遂同距之。是以風雨雖甚,不得留休,而辛苦降矣。自爾以降來,世諱著笠簑以入佗人屋內,此其緣矣。復諱負束草以入佗人家內,有犯此諱者,必債解除,此大古之遺法也。

 素戔烏尊白日神曰:「吾所以更昇來者,眾神處我以根國。今當就去。若不與姊相見,終不能忍離。故實以清心復上來耳。今則奉觀既迄,當隨眾神之意,自此永歸根國。請姊照臨天國,可平安坐。且吾以清心,所生兒等亦奉於姊。」而復還降焉。

 大日孁貴,亦名天照太神,亦名天照大日孁尊,亦名大日孁尊。可御高天之原也,又可治高天之原也,又所知高天原也。
 月夜見尊,亦名月讀尊,亦名月弓尊。可以配日而知天事也,又可以治滄海原潮之八百重也,又所知夜之食國也。
 素戔烏尊,亦名神素戔烏尊,亦云建素戔烏尊,亦名速素戔烏尊。可以治滄海之原也,又可御滄海之原也,可治天下也。

先代舊事本紀卷第二 終

[久遠の絆] [卷一] [卷三] [再臨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