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 卷第一 文武紀一


天之真宗豐祖父天皇 文武天皇

起丁酉年八月,盡庚子年十二月

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學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敕撰

一、受禪宣命

 天之真宗豐祖父天皇,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孫,日並知皇子尊之第二子也。日並知皇子尊者,寶字二年有敕,追崇尊號,稱-岡宮御宇天皇也。母-天命開別天皇之第四女,平城宮御宇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豐國成姬天皇是也。
 天皇,天縱寬仁,慍不形色。博涉經史,尤善射藝。
 高天原廣野姬天皇十一年,立為皇太子。
 八月,甲子朔,受禪即位。
 庚辰,詔曰:「現御神()大八嶋國所知天皇大命らまと(良麻止)詔大命(),集侍皇子等、王等、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諸聞食()詔。高天原()事始而,遠天皇祖御世,中、今至までに(麻弖爾),天皇御子之阿禮坐()彌繼繼(),大八嶋國將知次(),天()()御子隨(),天坐神之依()()隨,此天津日嗣高御座之業(),現御神()大八嶋國所知倭根子天皇命,授賜()負賜()()()()()大命()受賜()恐坐(),此()食國天下()調賜()平賜(),天下()公民()惠賜()撫賜むとなも(牟止奈母),隨神所思行さくと(佐久止)詔天皇大命(),諸聞食()詔。是以,百官人等,四方食國()治奉()任賜へる(幣留)國國宰等()までに(麻弖爾),天皇朝庭敷賜行賜へる(幣留)國法()過犯事無(),明()()()誠之心以而,御稱稱而緩怠事無(),務結而仕奉()詔大命()諸聞食()詔。故如此之狀()聞食悟而,款將仕奉人者,其仕奉れらむ(禮良牟)狀隨,品品讚賜上賜治將賜物そと(曾止)詔天皇大命(),諸聞食()詔。仍免今年田租、雜徭并庸之半。又,始自今年三箇年,不收大稅之利。高年老人加恤焉。又親王已下百下百官人等,賜物有差。宣命第一詔。
 令諸國每年放生。
 癸未,以藤原朝臣-宮子娘為夫人。紀朝臣-竃門娘、石川朝臣-刀子娘為妃。
 壬辰,賜王親及五位已上食封,各有差。
 九月,甲午朔丙申,京人大神大網造百足家生嘉稻。近江國獻白鼈。丹波國獻白鹿。
 壬寅,賜勤大壹-丸部臣-君手直廣壹。壬申之功臣也。

二、來朝拜賀與任官遣使

 冬十月,甲子朔壬午,陸奧蝦夷貢方物。
 辛卯,新羅使-一吉飡-金弼德、副使-奈麻-金任想等來朝。
 十一月,癸巳朔癸卯,遣務廣肆-坂本朝臣-鹿田、進大壹-大倭忌寸-五百足於陸路,務廣肆-土師宿禰-大麻呂、進廣參-習宜連-諸國於海路,以迎新羅使于筑紫。
 十二月,癸亥朔庚辰,賜越後蝦狄物,各有差。
 閏十二月,癸巳朔己亥,播磨、備前、備中、周防、淡路、阿波、讚岐、伊豫等國飢。賑給之,又勿收負稅。
 庚申,禁正月往來行拜賀之禮。
 如有違犯者,依淨御原朝庭制,決罰之。但聽拜祖、兄及氏上者。
 二年春正月,壬戌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文武百寮及新羅朝貢使拜賀,其儀如常。
 甲子,新羅使-一吉飡-金弼德等,貢調物。
 己巳,土佐國獻牛黃。
 戊寅,供新羅貢物于諸社。
 庚辰,遣直廣參-土師宿禰-馬手,獻新羅貢物于大內山陵。
 二月,壬辰朔甲午,金弼德等還蕃。
 丙申,車駕幸宇智郡。
 癸卯,賜百官職事已上及才伎長上祿,各有差。
 丙午,賜武官祿,各有差。
 三月,辛酉朔乙丑,因幡國獻銅鑛。
 丁卯,越後國言疫。給醫藥救之。
 己巳,詔:「筑前國宗形、出雲國意宇二郡司,並聽連任三等已上親。」
 庚午,任諸國郡司。
 因詔諸國司等:「銓擬郡司,勿有偏黨。郡司居任,必須如法。自今以後,不違越。」
 辛巳,禁山背國賀茂祭日會眾騎射。
 壬午,詔以惠施法師為-僧正、智淵法師為-少僧都、善往法師為-律師。
 夏四月,庚寅朔壬辰,近江、紀伊二國疫。給醫、藥療之。
 侏儒-備前國人-秦大兄,賜姓-香登臣。
 壬寅,遣務廣貳-文忌寸-博士等八人,于南嶋覓國。因給戎器。
 戊午,奉馬于芳野水分峰神,祈雨也。
 五月,庚申朔,諸國旱。因奉幣帛于諸社。
 甲子,遣使于京畿,祈雨於名山大川。
 乙亥,遣使于諸國,巡監田疇。
 甲申,令大宰府繕治大野、基肄、鞠智三城。
 六月,己丑朔丙申,近江國獻白樊石。
 壬寅,越後國蝦狄獻方物。
 丙辰,奉馬于諸社,祈雨也。
 丁巳,直廣參-田中朝臣-足麻呂卒。詔贈-直廣壹,以壬申年功也。
 秋七月,己未朔,日有蝕之。
 乙丑,以公私奴婢亡匿民間,或有容止不肯顯告。於是始制笞法,令償其功。事在別式。
 又禁博戲遊手之徒。其居停主人,亦與居同罪。
 乙亥,下野、備前二國,獻赤烏。伊豫國,獻白鑞。
 癸未,以直廣肆-高橋朝臣-嶋麻呂,為伊勢守。直廣肆-石川朝臣-小老,為美濃守。
 乙酉,伊豫國獻鑞鑛。

菊池容齋『前賢故實』
藤原不比等
鎌足出自中臣氏,之後改藤原。而依文武帝詔,謹不比等繼藤原氏。又鎌足有二子,長曰定惠,或作貞慧,貞惠,出家為僧。次曰史,不比等是也。其餘中臣氏人供掌神事者,仍復中臣。

葛飾北齋『北齋漫画』
賀茂役君小角及前後鬼
小角逸事,可見『日本靈異記』廿八,修孔雀王法得異力現作仙飛天緣


葛城山
葛木山,即今奈良葛城山是也。山上有役行者神變大菩薩祠。又葛城山巔,可俯見大和三山。
三、不比等繼藤原氏

 八月,戊子朔,茨田-足嶋,賜姓-連。
 丙午,詔曰:「藤原朝臣所賜之姓,宜令其子-不比等承之。但意美麻呂等者,緣供神事,宜復舊姓焉。」
 丁未,修理高安城。天智天皇五年築城也。
 癸丑,定朝儀之禮。語具別式。
 九月,戊午朔,以無冠-麻續連-豐足為氏上、無冠-大贄為助。進廣肆-服部連-佐射為氏上、無冠-功子為助。
 甲子,下總國大風,壞百姓廬舍。
 丁卯,遣當耆皇女,侍于伊勢齋宮。
 壬午,周芳國獻銅鑛。
 乙酉,令近江國獻金青。伊勢國朱沙、雄黃。常陸國、備前、伊豫、日向四國,朱沙。安藝、長門二國,金青、綠青。豐後國,真朱。
 冬十月,戊子朔庚寅,以藥師寺構作略了。詔眾僧,令住其寺。
 己酉,陸奧蝦夷獻方物。
 十一月,丁巳朔,日有蝕之。
 辛酉,伊勢國獻白鑞。
 癸亥,遣使諸國,大祓。
 己卯,大嘗。直廣肆-榎井朝臣-倭麻呂豎大楯,直廣肆-大伴宿禰-手拍豎楯桙。
 賜神祇官人,及供事尾張、美濃二國郡司百姓等物,各有差。
 乙酉,下總國獻牛黃。
 十二月,丁亥朔辛卯,令對馬嶋冶金鑛。
 丁未,令越後國修理石船柵。
 乙卯,遷多氣大神宮于度會郡。
 丙辰,贈勤大貳-山代小田,直廣肆。
 三年春正月,丙戌朔壬午,京職言:「林坊新羅子牟久賣,一產二男二女。」賜,絁五疋、綿五屯、布十端、稻五百束、乳母一人。
 癸未,詔:「授內藥官-桑原加都直廣肆,賜姓連。」姓賞勤公也。
 是日,幸難波宮。
 甲申,淨廣參-坂合部女王,卒。
 二月,丙戌朔丁未,車駕至自難波宮。
 戊申,詔:「免從駕諸國騎兵等今年調役。」
 三月,丙辰朔己未,下野國獻雌黃。
 甲子,河內國獻白鳩。詔:「免錦部郡一年租役。」又,獲瑞人-犬養-廣麻呂戶,給復三年。又,赦畿內徒罪已下。
 壬午,遣巡察使于畿內,檢察非違。
 夏四月,乙酉朔己酉,越後蝦狄一百六人賜爵,有差。
 五月,甲寅朔辛酉,詔曰:「圖勳之義,肇自前修;創功之賞,歷代斯重。蓋所以昭壯士之節,著不朽之名者也。汝坂上忌寸-老,壬申年軍役,不顧一生,赴社稷之急,出於萬死,冒國家之難,而未加顯秩,奄爾隕殂。思寵往魂,用慰冥路。宜贈-直廣壹,兼復賜物。」
 丁丑,役君小角,流于伊豆嶋。初小角住於葛木山,以咒術稱。外從五位下-韓國連-廣足師焉。後害其能,讒以妖惑。故配遠處。世相傳云:「小角能役使鬼神,汲水採薪。若不用命,即以咒縛之。」

四、造營山陵

 六月,甲申朔戊戌,施山田寺封三百戶。限卅年也。
 丙午,淨廣參-日向王卒。遣使弔賻。
 丁未,命直冠已下一百五十九人,就日向王第,會喪。
 庚戌,淨大肆-春日王卒。遣使弔賻。
 秋七月,癸丑朔辛未,多褹、夜久、菴美、度感等人,從朝宰而來貢方物。授位、賜物,各有差。其度感嶋通中國,此文中國,日本也。於是始矣。
 癸酉,淨廣貳-弓削皇子薨。遣淨廣肆-大石王、直廣參-路真人-大人等,監護喪事。皇子,天武天皇之第六皇子也。
 八月,壬午朔己丑,奉南嶋獻物于伊勢大神宮及諸社。
 壬辰,賜百官人祿,各有差。
 壬寅,伊豫國獻白燕。
 九月,壬子朔丙寅,修理高安城。
 辛未,詔:「令正大貳已下,無位已上者,人別備弓、矢、甲桙及兵馬,各有差。」又敕:「京畿,同亦儲之。」
 丙子,新田部皇女薨。敕王臣、百官人等會葬。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冬十月,壬午朔甲午,詔:「赦天下有罪者。但十惡、強竊二盜,不在赦限。」為欲營造越智、山科二山陵也。
 辛丑,遣淨廣肆-衣縫王、直大壹-當麻真人-國見、直廣參-土師宿禰-根麻呂、直大肆-田中朝臣-法麻呂、判官四人、主典二人、大工二人,於越智山陵。淨廣肆-大石王、直大貳-粟田朝臣-真人、直廣參-土師宿禰-馬手、直廣肆-小治田朝臣-當麻、判官四人、主典二人、大工二人,於山科山陵,並分功修造焉。
 戊申,遣巡察使于諸國ㄝ,檢察非違。
 十一月,辛亥朔,日有蝕之。
 甲寅,文忌寸-博士、刑部-真木等,自南嶋至。進位,各有差。
 己卯,施義淵法師,稻一万束。襃學行也。
 十二月,辛巳朔癸未,淨廣貳-大江皇女薨。令王臣、百官人等會葬。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甲申,令大宰府,修三野、稻積二城。
 庚子,始置鑄錢司。以直大肆-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為長官。
 四年春正月,辛亥朔丁巳,授新田部皇子淨廣貳。
 癸亥,有詔:「賜左大臣-多治比真人-嶋,靈壽杖及輿臺。」優高年也。
 二月,辛巳朔乙酉,上總國司,請安房郡大少領連任父子兄弟。許之。
 戊子,令丹波國獻錫。
 己亥,令越後、佐渡二國,修營石船柵。
 壬寅,遣巡察使于東山道,檢察非違。
 丁未,累敕王臣、京畿,令備戎具。

五、道照和尚化歿

 三月,庚戌朔己未,道照和尚物化。天皇甚悼惜之,遣使弔賻之。
 和尚,河內國丹比郡人也。俗姓-船連,父-惠釋少錦下。和尚戒行不缺,尤尚忍行。嘗弟子欲究其性,竊穿便器,漏污被褥。和尚乃微笑曰:「放蕩小子,污人之床。」竟無復一言焉。
 初孝德天皇白雉四年,隨使入唐。適遇玄弉三藏,師受業焉。三藏特愛,令住同房。謂曰:「吾昔往西域,在路飢乏,無村可乞。忽有一沙門,手持梨子,與吾食之。吾自啖後,氣力日健。今汝是持梨沙門也。」又謂曰:「經論深妙,不能究竟。不如學禪流傳東土。」和尚奉教,始習禪定。所悟稍多。
 於後,隨使歸朝。臨訣,三藏以所持舍利、經論,咸授和尚而曰:「人能弘道,今以斯文附屬。」又授一鐺子曰:「吾從西域自所將來。煎物養病,無不神驗。」於是和尚拜謝,啼泣而辭。及至登州,使人多病。和尚出鐺子,暖水煮粥,遍與病徒,當日即差。既解纜,順風而去。
 比至海中,船漂蕩不進者,七日七夜。諸人怪曰:「風勢快好,計日應到本國。船不肯行,計必有意。」卜人曰:「龍王欲得鐺子。」和尚聞之曰:「鐺子此是三藏之所施者也,龍王何敢索之?」諸人皆曰:「今惜鐺子不與,恐合船為魚食。」因取鐺子,抛入海中。登時船進,還歸本朝。
 於元興寺東南隅,別建禪院而住焉。于時天下行業之徒,從和尚學禪焉。於後周遊天下,路傍穿井,諸津濟處,儲船造橋。乃山背國宇治橋,和尚之所創造者也。和尚周遊凡十有餘載,有敕請還,還止住禪院。坐禪如故。或三日一起,或七日一起。
 倏忽,香氣從房出。諸弟子驚怪,就而謁和尚,端坐繩床,無有氣息。時年七十有二。弟子等奉遺教,火葬於粟原。天下火葬,從此而始也。世傳云:「火葬畢,親族與弟子相爭,欲取和尚骨斂之。和尚,底本時作和上,誤歟。飄風忽起,吹颺灰骨,終不知其處。時人異焉。」
 後遷都平城也,和尚弟及弟子等奏聞,徙建禪院於新京。今平城右京禪院是也。此院多有經論,書迹楷好,並不錯誤。皆和尚之所將來者也。

六、大寶律令撰定

 甲子,詔諸王臣,讀習令文。又,撰成律條。
 丙寅,令諸國定牧地,放牛馬。
 夏四月,庚辰朔癸未,淨廣肆-明日香皇女薨,遣使弔賻之。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五月,己酉朔辛酉,以直廣肆-佐伯宿禰-麻呂,為遣新羅大使。勤大肆-佐味朝臣-賀佐麻呂,為小使。大少位,各一人。大少史,各一人。
 六月,戊寅朔庚辰,薩末比賣、久賣、波豆,衣評督衣君縣,助督衣君弖自美,又肝衝難波,從肥人等,持兵剽劫覓國使刑部真木等。於是敕竺志惣領,准犯決罰。
 甲午,敕淨大參-刑部親王、直廣壹-藤原朝臣-不比等,直大貳-粟田朝臣-真人,直廣參-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直廣肆-伊岐連-博得,直廣肆-伊余部連-馬養,勤大壹-薩弘恪,勤廣參-土部宿禰-甥,勤大肆-坂合部宿禰-唐,務大壹-白豬史-骨,追大壹-黃文連-備、田邊史-百枝、道君-首名、狹井宿禰-尺麻呂,追大壹-鍜造-大角,進大壹-額田部連-林,進大貳-田邊史-首名、山口伊美伎大麻呂,直廣肆-調伊美伎-老人等,撰定律令。賜祿,各有差。
 八月,丙午朔戊申,宇尼備、賀久山、成會山陵,及吉野宮邊樹木,無故彫枯。
 乙卯,長門國獻白龜。
 乙丑,敕僧通德、惠俊並還俗。代度,各一人。賜通德,姓-陽侯史,名-久爾曾,授-勤廣肆。賜惠俊姓-吉,名-宜,授-務廣肆。為用其藝也。
 丁卯,赦天下。但十惡、盜人,不在赦限。
 高年賜物。又依巡察使奏狀,諸國司等,隨其治能,進階賜封,各有差。
 阿倍朝臣-御主人、大伴宿禰-御行,並授正廣參。因幡守-勤大壹-船連-秦勝,封卅戶。遠江守-勤廣壹-漆部造-道麻呂,廿戶。並褒善政也。
 冬十月,乙巳朔壬子,施京畿年九十已上僧尼等絁、綿、布。始置製衣冠司。
 己未,以直大壹-石上朝臣-麻呂,為筑紫總領。直廣參-小野朝臣-毛野,為大貳。直廣參-波多朝臣-牟後閇,為周防總領。直廣參-上毛野朝臣-小足,為吉備總領。直廣參-百濟王-遠寶,為常陸守。
 癸亥,直廣肆-佐伯宿禰-麻呂等,至自新羅,獻孔雀及珍物。
 庚午,遣使于周防國,造舶。
 十一月,乙亥朔壬午,新羅使-薩飡金所毛,來赴母王之喪。
 乙未,天下盜賊往往而在。遣使逐捕。
 壬寅,大倭國葛上郡鴨君粳賣,一產二男一女。賜絁四疋,綿四屯,布八端,稻四百束,乳母一人。
 十二月,庚午,大倭國疫。賜醫、藥救之。

續日本紀卷第一 迄

[久遠の絆] [卷四十] [卷第二] [再臨ノ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