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私記【丁本】 日本紀私記零本 卷首欠


總論
  • 問:云云。
    • 師說:云云。面國遣使奉獻。注曰:「倭國去樂浪萬二千里。男子皆黥面文身,以別尊卑大小。云云。
  • 問:倭國之中有南北二倭。其意如何?
    • 師說:延喜說云:「北倭可為此國,南倭女國。云云。」此說已無證據,未為全得。又南北二倭者,是本朝南北之邊州也,無可指別由。
  • 問:此倭字訓,其解如何?
    • 師說:延喜說:「漢書晉灼如淳各有註釋。然而惣無明訓之字也。」今案,諸字書等中,亦無指讀之。
  • 問:耶馬臺、耶靡堆、耶摩堆之號,若有各意乎?
    • 師說:今案,雖有三號,其意不異。皆取稱倭之音也。
  • 問:此國稱姬氏國,若有其說乎?
    • 師說:梁時寶志和尚讖云:「東海姬氏國。」又本朝僧-善櫋推紀云:「東海姬氏國者,倭國之名也。」櫋,木旁辠字。今案,天照大神者,始祖、陰神也。神功皇后者,又女帝也。依此等,稱姬氏國。
  • 問:書紀二字()合讀()ふみ(不美止)云,其意如何?
    • 師說:先師之說,讀書紀二字為書。今亦依之。
  • 問:書紀二字,訓釋不同。若各相別讀者如何?
    • 師說:此若相分讀者,雖義可叶,而文已繁碎。仍不別讀。
  • 問:二字()一字()讀成。若有所據乎?
    • 師說:此書之例,或以一字讀成兩訓,或以二字讀如一字。其近文,則含牙をば(乎波)葦類()()讀。又,神聖をば(乎波)只神()讀等也。
  • 問:書字之訓()ふみ(不美止)讀云,其由如何?
    • 師說:昔者新羅所之上表,其言詞大不敬也。仍怒擲地而踏。自其後訓云-ふみ(不美),是先師之說也。今案,倉頡見鳥(ふみ)地所徃之跡,以作此文字也。ふみ(不美止)可謂之訓,依此起歟。
  • 問:諸史經籍等,只注第一、第二,不加卷字。而此書注卷第一,習何書乎?
    • 師說:三國志、淮南子等有此字。
  • 問:卷第一并三箇字(),卷()次一卷()當卷()讀也。少字多詞。若卷()次一()讀如何?
    • 師說:卷()次一卷()當卷()讀,少字多詞,誠雖有理,是先師之說,不可輙改。抑此書之中,少字長詞之例甚多,近則一百七十九萬二千四百七十餘歲之文。此十四箇字者,ももろづとよあまり(毛毛呂都止世阿萬利)ななそよろづとせあまり(奈奈曾與呂都止世阿末利)ここのよろづとあまり(古古乃與呂都止阿末利)ふたぢとよあまり(不太知止世阿末利)よほとせあまり(與保止世阿末利)ななそとせあまり(奈奈曾止世阿末利)()讀。此少字多詞證據之文也,然則尚可讀卷()次一卷()當卷。
  • 問:此書不注撰者之名,其由如何?
    • 師說:此書非獨安麿之撰,仍不指注其名。但大唐史撰,并諸家撰修之例,或注或不注。近則淮南子、新撰陰陽書等,皆諸家相集之作也。而淮南子不注之,新撰陰陽書注之者,人意不同有何異議。如此則撰修此書之時,若隨不注之例歟。
  • 問:本朝之史,以何書為始乎?
    • 師說:先師之說,以『古事記』為始。而今案,上宮太子所撰『先代舊事本紀』十卷,是可謂史書之始。何者?古事記者,誠雖注載古語,文例不似史書。即其序云:「上古之時,言意並朴。敷文構句,於字即難。已因訓述者,詞不逮心。全以音連者,事趣更長。是以今或一句之中,交用音訓。或一事之內,全以訓錄。即辭理難見,以注明意,云云。」如此則所修之旨,非全史意。至于上宮太子之撰,繫於年、繫於月,全得史傳之例。然則以『舊事本紀』十卷,可謂本朝史書之始。
  • 問:撰修此書之時,以何書為本乎?
    • 師說:先師之說,以古事記者為本。其時,又問云:「若以古事記為本,何有相違之文哉?」先師又說云:「『古事記』者,只以立意為宗,不勞文句之躰。仍撰修之間,頗有改易。云云。」而今見此書,所載麤文者,全是『先代舊事本紀』之文也。注一云之處,多引『古事記』之文。況復上宮太子全依經史之例,能勞文筆之躰。或神名用訓之處,更不雜音。或嶋名用音之處,亦不雜訓。此近則,國常立尊、殷馭盧嶋等,是其一端也。此書之躰,已同彼書。況其所載,多引彼文。然則,可謂以『先代舊事本紀』為本所撰也。自餘閭門假借之書,雖有其數,皆稱一書,置於注。
  • 問:考讀此書,將以何書備其調度乎?
    • 師說:『先代舊事本紀』、『上宮記』、『古事記』、『大倭本紀』、『假名日本紀』等是也。
  • 此時,參議-紀淑光朝臣問曰:號倭國云-日本,其意如何?又自何代,始有此號乎?
    • 尚複答云:上代皆稱倭國,倭奴國也。至于唐曆,始見日本之號。發題之始,師說如此。
  • 此時,參議-紀淑光朝臣問曰:號倭國云-日本,其意如何?又自何代,始有此號乎?
    • 尚複答云:上代皆稱倭國,倭奴國也。至于唐曆,始見日本之號。發題之始,師說如此。
    • 師說:日本之號,雖見晉惠帝之時。義理不明,但『隋書東夷傳』云:「日出國天皇謹白於日沒國皇帝。」者,然則,在東夷日出之地,故云-日本歟。」
  • 參議又問云:倭國在大唐東,雖見日出之方。今在此國見之,日不出於城中。而猶云日出國歟?又,訓日本二字云倭,其故如何?
    • 博士答云:文武天皇大寶二年者,當大唐則天皇后久視三年也。彼年遣使-粟田-真人等入朝大唐。即唐曆云:「是年日本國遣使貢獻。日本者,矮國之別名者。然則唐朝以在日出之方,號云日本國。東夷之極,因得此號歟。
  • 問:『假名日本紀』,何人所作哉?又與此書先後如何?
    • 師說:元慶說云:「為讀此書,私所注出也。作人未明。」彼時又問云:「假名之本,元來可有,改其假名。養老年中,更撰此書。然則不可謂為:『讀此書,私所記也。』」又說云:「所疑有理。但未見其作人耳,云云。」今案,假名之本,世有二部。其一部,倭漢之字相雜而用之。其一部,專用假名、倭言之類。『上宮記』之假名,已在『舊事本紀』之前。『古事記』之假名,亦在此書之前。可謂,假名之本,在此書之前。或書云:「養老四年,令多安麿華撰錄『日本紀』之時,古語假名之書,雖有數十家,皆以敕語為先。」者,然則假名之本,尤在此前耳。
  • 參議-淑光朝臣橫點云:假名之起,當在何世哉?
    • 博士答云:神功皇后以前,文書不傳,已無所見。至于應神天皇之代,遣使新羅,招來文人,謹習文字。然則自彼時可有。
  • 問:假名之字,誰人所作乎?
    • 師說:大藏省御書之中,有肥人之字六七枚許也。先帝於御書所,令寫給之。其字皆用假名,或其字未明,或乃川等字,明見之。若以彼可為始歟。
神代 上
  • 問:此卷注-神代上,文意如何?
    • 師說:大和本紀云:「國常立尊、國狹槌尊、豐斟淳尊,此三神獨化身藏矣。埿土煮尊、大戶之道尊、面足尊、伊弉諾尊,此四神共化身藏。云云。」此卷皆載此等神代之事,故云-神代。
  • 問:不唯言神代,相別上、下,其意如何?
    • 師說:周易有上經、下經,尚書有盤康上、下,泰誓上、下等篇。可謂習此例也。
溟涬而含牙
  • 問:溟涬二字,引考經籍,皆稱夫地未分之形。今讀語,其說如何?
    • 師說:此文在莊子春秋緯并淮南子等,皆稱天地未分之形矣。但倭語先先有五說也。一-あかくらにして(阿加久良爾之天)。二-ほのかにして(保能加爾之天)。三-くくもりて(久久毛利天)。四-くなけなかたたよひて(久良介奈湏太太與比天)。五-くらけなかたゆたひて(久良介奈湏太由太比天)。今案,此五說之中,久久毛利天此說可為先。既云天地未分。此說可叶彼義。然則其外四說,相副可存。
  • 嚴閤橫點云:渾沌如雞子之文,讀云鳥兒,不明何鳥之兒。今案,『禮記』月令正義云:「天地渾沌如雞卵。云云。」然則此義可叶。若訓雞子,讀雞卵如何?
    • 師說:已注雞字,更疑何鳥?又みろかれたること(未呂加禮太留己止)如雞子者,明是卵也。然而先師皆存此意,猶讀烏兒,不可輙改。 問:含牙之牙,先先之說皆讀あしかひ(阿志加比)。而此度被讀きさし(支佐志),其心如何? 師說:先師之說有葦類之說,然而下文葦牙之處可讀此說也。此含牙者,萬物萌牙之義也。非可指謂葦牙,仍取萌牙之義きさし(支佐志止)可讀。但先師あしかひ(阿志加比止)被讀說者,可相存。
薄靡而為天
  • 問:此文『淮南子』之文也。彼書靡字作歷,即許慎、高誘等注云:「薄歷者,塵飛揚之皃也。」而此紀改作靡,其意如何?
    • 師說:自及其清陽至于地後定廿餘字者,全是淮南子之文也。而此紀改作靡字者,其由未明。若歷、靡兩字,其體相似,淮南子亦有作靡之本乎。但『先代舊事本紀』全作靡字,『假名日本紀』亦云たなひきて(太奈比支天止)云也。然則此紀者見彼等所作也。『淮南子』中若有作靡之本者,可叶此義。
神聖生其中
  • 問:神聖兩字,義理各異。仍舊說之中,或有二字相連讀訓之說。而此度相合二字,只被讀神。其意如何?
    • 師說:先師舊說之中,有相連讀訓之說。是則天地之間,有神有聖之意也。而今呂濟『三五曆記』云:「開闢之初,有神聖。一身十三頭,號天皇。」如此則以一身十三頭之天皇為神聖之人也。然則先只讀神,後相分讀神聖之說,可副存之。
重濁者淹滯而為地
  • 嚴閤點云:此八箇字()をもくにこれものはつつゐてつちとなる(於母久爾己禮母乃波都都為天都知止奈留止)被讀也。今案,重者自本不浮也。唯濁者都都為留。然則重字似難讀,如何?
    • 師說:淹滯二字()『假名日本紀』()しつみとともりて(志豆美止止母利天止)注也。然則渾沌溟涬之中,重濁者沉滯為地也。重字非不被讀也。凡此書之例,不必全據字數而讀。或相合三四箇字讀如一字,或只指一字讀加多辝。存此意可讀。
天先成而地後定
  • 尚復不讀此點,仍博士說。
    • 師說:此七箇字者,讀云あめまつなりてつちのちにさたまる(阿女末豆那利天豆知乃知爾佐多萬留)而 古說云あまのみきりしくにのみきし(阿萬乃美支利之久爾乃美支利之)。又,あまのいはたちそりたちして(阿萬乃伊波多知曾 利多知之天)。此說可存。
洲壤浮漂
  • 問:洲字之訓,『說文』云:「水中地也。」『毛詩』注:「水中地可居者也。」又下文皆訓讀嶋也。而此文()國土()讀如何?
    • 師說:先師或訓洲被讀渚也。而今見與州字通用也,仍讀國也。先くにつち(久爾豆知)()讀耳。但かつち(湏豆知)()相副可存,後說耳。
  • 問:浮漂之義,依『古事記』可讀くらけなかたたよへる(久良介奈湏太太與倍留)事也。而如字被讀如何?
    • 師說:如『古事記』可讀然也。又『假名日本紀』、『大和本紀』、『上宮記』等意亦同。而先師於溟涬之處被讀此訓。至于浮漂之處如字被讀也。今案,此處浮漂之文,見『古事記』等所作也。至于溟涬,雖無『古事記』等自經藉中,新所撰出也。然則倭語之訓,不必讀之。仍今彼溟涬之處()くくもりて(久久毛利天止)讀也。此浮漂二字()くらけなかたゆたひて(久良介奈湏太由太比天止)可改讀。
國常立尊
  • 問:此神御名,誰人始稱?又若有所據以為號哉?
    • 師說:『假名日本紀』、『上宮記』并諸古書皆有此號。但始稱之人,無所見。上古之間,無由據勘。今案,常立之義者,天下始祖將傳子孫萬代無窮歟。先師之說如此。其次國狹槌尊者,開闢之後土地未廣之間所生之神也。其次豐斟渟尊者,開闢之後地形稍廣之間自有沼澤也。此間所生之神,自得此號。
至貴曰尊,自餘曰命
  • 問:諸經史之注,皆後人所加也。此書撰述之人,便加注釋。其意如何?
    • 師說:作者自注之例,『沈約新撰』并『唐曆』等也。又晉謝靈運『山居賦』。自作其注,即載本傳也。然則以此等可為作者便加注釋之例也。若據習此等,有此注歟。此日講了,左少弁-大江朝臣-朝綱就內記所陳云:「此說不叶問意。何者此自作自注者詩事也。此事故橘文章博士前帝御時作詩愁之句注也。」仍先帝自作自注之例。命尋問。此時答奏之辭,如此說,云云。
  • 問:此書之注,不釋史文,多引載一書或說。其意如何?
    • 師說:此注之中,非無解釋。但又引載一書、一說,或曰、亦曰者,上古之間好事之家所著古語之書,稍有其數也。撰此書之時,雖不盡採用,而亦不能棄,仍所加載也。是乃裴松之『三國志注』例也。『弘仁三卷私記』序云:「異端小說,恠力亂神,為備多聞,莫不該博。一書及或說為異端。反語及諺曰為小說也。」者。此意尤叶『三國志』之注也。
  • 問:尊、命二字,己得同訓,而更相別,有何意乎?
    • 師說:相別之意,已見本注也。仍聖人居尊位者皆稱尊,自餘皇子皆號命。至今尚如此。凡神人皆受上天之命而奉行,其次受神人之命奉行也。故並訓みこと(美舉等)
純男
  • 問:此純男二字()をとこのかきり(乎止己乃加支利止)被讀,而或說ひたをとこ(比多乎止已止)讀。如何?
    • 師說:先師古說之中有此說。宜為後說相副存耳。
譬猶浮膏而漂蕩
  • 問;此一書文已引『古事記』也。然則漂蕩之文()くらけなかたたよへり(久良介奈湏太太與倍利止)可讀也。而只たたよへり(多多與倍利止)被讀。其由如何?
    • 師說:『古事記』、『上宮記』、『大和本紀』等,皆くらけなかたたよへり(久良介奈湏太太與倍利止)。云云。然則其說為先。たたよへり(太太與倍利止)()可為後說。
  • 參議-淑光朝臣云:或舊說,此漂蕩二字()くらけなかわたたよへり(久良介奈湏和太太與倍利止)讀,於今言之頗似有便。
泥土煮尊、沙土煮尊
  • 問:此二神名()煮字()各異讀如何?
    • 師說:『古事記』全勞上聲、去聲也。凡如此神名皆以上古口傳所注置也。彼時所稱不同之故,殊勞此音也。但泥土、沙土()號故者,開闢之後,土地未乾之時,所生神云泥土煮尊,其後土地稍乾之間,所生神云沙土煮尊。其次面足尊者,人體稍備,顏面分明之時神也。其次惶根尊者,札儀稍備,威光可畏。
泥土根尊、沙土根尊
  • 問:煮字上去二聲,已依『古事記』被讀。今此根字,已無『古事記「而亦異讀如何?」
    • 師說:此亦無所明見。尚複可准煮字歟。
亦曰-吾屋惶根尊
  • 問:此注文在惶根尊之下,而諸本多在面足尊之下,如何?
    • 師說:是甚大誤本也。近則『古事記』等,面足尊、吾屋惶根尊為二神。而備俱生之神也。以吾屋惶根尊為面足尊之妹也,更不為面足尊之一名也。此甚劣本也。若可削除歟。
此二神,青橿城根尊之子也
  • 問:此時未有男女為夫婦之端,有子如何?
    • 師說:國常立尊、國狹槌尊、豐斟淳尊,此三神純男獨生神也。其次泥土煮尊以下伊弉冉尊以上八神者,男女俱生神也。即以陰神皆稱其妹也。然則已有妹神,何女無子哉。但夫婦之道未始,若化生之子歟。
自國常立尊迄伊弉諾尊、伊弉冉尊
  • 問:或本無伊弉諾尊四箇字。今案,自最初至最後,以何為正?
    • 師說:無此四箇字者,誤本也。可書入。
  • 又問:今考『古事記「等,亦無此等字。此猶神代七世之內,起自最初迄于最後歟。若為異本如何?
    • 師說:神代七世之內,獨生神三柱,俱生神八柱也。彼八柱即為四世,是乃俱生治世之義也。然則伊弉諾、伊弉冉二神,必可共注為一代。不可為異本。
  • 嚴閤點云:上文云:「洲壤浮漂,譬猶游魚之浮水上也。」此浮漂二字,先師皆うかひたたよへること(宇加比多太與倍留己止止)被讀也。又其上文:「溟涬而含牙」()くくもりてきさしをふくめり(久久毛利天支佐之乎不久女利止)被讀也。而今『古事記』、『假名日本紀』等,皆溟涬之處()くらけなかたたとひて(久良介奈湏多多與比天止)注之。然則先師之說尤依此文也。而浮漂之處()此訓()被讀。頗似不合。又諸經籍史書等,浮字()くらけなか(久良介那湏止)不讀。此書雖只訓()讀又不離經籍而撰作。然則猶如舊說讀如何?
    • 師說:此書所注溟涬之文,在天地未分之前。但浮漂之文,在開闢之後。今考『古事記』,開闢之後()くらけなかたたへり(久良介那湏多多倍利止)注事置也。然則浮漂之文可讀此訓也。溟涬者天地未分之前也。仍くくもりて(久毛利天止)可讀。但舊說難棄。
天之瓊矛 瓊,玉也。此云()
  • 問:此注努字,或木作貳。今案,此瓊字下文()( )讀處()無注釋如何?
    • 師說:古語謂玉為努,仍有此注。但下文()亦瓊字()或努。或爾通用也。然則作貳之本宜為異本。
殷馭慮嶋
  • 問:此嶋大八洲未出之前初生之嶋也。今在何處-乎?
    • 師說:此嶋自成之嶋也,仍得此號也。但其在處在淡路嶋之坤角小嶋也。或云,淡路、紀伊兩國之境,由理驛之萬方小嶋。云云。然而彼淡路坤方小嶋,于今得此號也。

[久遠の絆] [再臨ノ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