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神天皇之三分政治]

一.應神天皇

 應神天皇,即品陀和氣命坐輕嶋之明宮治天下也.
 此天皇娶品陀真若王之女三柱.一名高木之入姬命,次中姬命,再次,弟姬命.
 此女王等之父品陀真若王者,乃五百木之入日子命娶尾張連之祖建伊那陀宿禰之女志理都紀斗賣而生之子也.
 故應神天皇與高木之入姬之子有五柱坐也,
  其名為,額田大中日子命.
  次子者,大山守命.
  再次子,伊奢之真若命
  次生妹,大原郎女.
  再妹名,高目郎女.
 而應神天皇與中姬命之御子計有三柱.
  長女者,木之荒田郎女.
  次有子,大雀命.
  再其次,根鳥命.
 應神天皇與弟姬命之御子并有五柱,
  生長女,阿倍郎女.
  其次女,阿具知能三腹郎女.
  又次女,木之菟野郎女.
  么女名,三野郎女.
 而後,其應神天皇又娶丸邇之比布禮能意富美之女名宮主矢河枝姬而生御子
  其御子名,宇遲能和紀郎子.
  其妹有,八田若郎女.
  又次生,女鳥王.夫應神天皇與宮主矢河枝姬之子者共計三柱.
 應神天皇再娶其矢河枝姬之妹袁那辨郎女為妻而生御子一柱,名喚宇遲之若郎女也.
 爾,應神天皇復娶咋岐長日子王之女息長真若中姬而生一柱御子,名若沼毛二岐王也.
 後,應神天皇又娶櫻井田部連之祖嶋垂根之女糸井姬,生御子名速總別命,與糸井姬之子僅一柱.
 應神天皇亦娶日向之泉長姬
  其所生之御子者,大羽江王.
  次有子名,小羽江王.
  再次有女,幡日之若郎女.
 而應神天皇又娶迦具漏姬為妻
  生御女,川原田郎女.
  次,玉郎女.
  再次,忍坂大中姬.
  其次,登富志郎女.
  又其次,迦多遲王.夫應神天皇與五柱迦具漏姬之御子者五也.
 後應神天皇又娶葛城之野伊呂賣,生御子伊奢能麻和迦王一柱也.
 上記此天皇之御子等,并廿六王也.其廿六王中,計有男王十一,女王十五坐也.
  而其眾御子之中,大雀命者為仁德天皇而治天下也.

二.應神天皇之政分三部

 一日,應神天皇心懷令宇遲能和紀郎子令治天下之心,遂發問於大山守命與大雀命詔:「汝等者,愛汝兄與汝弟者孰甚?」而大山守命答:「愛兄也.」次大雀命者知天皇所問賜之情而答曰:「兄子者既成人,是無需擔心也.而弟子者未成人,是愛!」
 天皇聞大雀命之答而詔:「善!其大雀命之言者,如我所思也!」即詔別者:「大山守命為山海之政;大雀命賜攝執我所治國之政;宇遲能和紀郎子者續天津而力為皇太子」
 故大雀命者無違天皇之命也.

三.歌於矢河枝姬

 一時,應神天皇越幸近淡海國之時,御立宇遲野上而望葛野,是歌曰:

 今環視葛野 舉目所見 村里滿厝 是可知其國之優秀也!

應神天皇
品陀和氣命坐輕嶋之明宮治天下也.
於其任內,是有政作三分之事也.


大隅神社 鳥居與拜殿

大隅神社 本殿

               拜殿前狛犬之列
大隅神社 (大阪市東淀川區大桐)
以應神天皇為御祭神的神社中,
少數不屬於八幡系的神社.


矢川神社
其神社造於奈良時代天平年間,聖武天皇坐紫香樂宮之時.而御祭神者,有大己貴命(大國主)與矢川枝姬命(矢河枝姬命)二柱也.
其應神天皇歌於與矢川姬命,此御和而生御子.


百濟古文物
皇紀768年,韓國初國高朝鮮亡.後經戰亂而生三國.名謂高麗,百濟,與新羅.距今五百年前,百濟立權於今漢城,並於三世紀前建強國.南漢城位於漢江南面,由百濟的國父溫祚所建,其內設有古廟堂以紀溫祚.溫祚在漢江一帶建其政權,於此有足山足水源與沃土坐也,此人在韓國中心地帶建立其根基,是以隨從和人民皆樂從.



應神天皇陵
應神天皇名譽田別尊,亦名大鞍和氣命.宮在青島豐明宮其御陵之名惠我藻伏岡陵,此陵居於大阪府羽曳野市譽田,即譽田山古墳也.

譯註:伊知遲與美者,其謂伊知遲島與美島二島也.
 而應神天皇到坐木幡村之時,遇麗美孃子於其村道衢.天皇問其孃子曰:「汝者誰子?」女子答:「丸邇之比布禮能意富美之女,名宮主矢河枝姬也.」天皇即詔其孃子:「吾明日還幸之時,欲入坐汝家!」故矢河枝姬委曲語其父.
 矢河枝姬之父答曰:「此者似為天皇之狀.恐之!我子仕奉!」如此云而嚴飾其家候待者.其二日,天皇入坐而獻大御饗時,其女矢河枝姬命令取大御酒盞而獻.於是天皇任令取其大御酒盞而御歌曰:

 此蟹出何處 角鹿蟹是也 橫行欲何處 伊知遲與美
 水鳥潛於水 其亦浮於水 似深吸長氣 吾方喘而行
 續行樂浪路 至木幡村街 街頭遇少女 其影身窈窕
 其如似小盾 牙齡宛如柯 亦如菱果潔 櫟井丸邇坂
 其坂之紅土 上過鮮下暗 是其皆不適 故取中之土
 衝頭火不用 操文火烤之 餘土畫柳眉 路見之少女
 吾曾如是想 若真能如此 其者必當善 如此思少女
 其女居吾前 吾願今已償 兩兩雙成對 相對相依偎

 兩者如此御合而生御子,名喚宇遲能和紀郎子也.

四.大雀命結婚

 後應神天皇聞日向國諸縣君之女髮長姬之顏容麗美,將使而喚上時,太子大雀命見其孃泊於難波津而感其姿容端正,即誂告建內宿禰大臣:「是自日向喚上之髮長姬者,請謹天皇之大御所而令賜於吾.」
 因此建內宿禰大臣請大命,應神天皇即以髮長姬賜其御子.所賜狀者,天皇於豐明之日令髮長姬握大御酒柏以賜其太子.時天皇御歌曰:

 來乎! 皆出採野蒜 途有芳橘花 鳥息上枝枯 人折下枝萎
 中枝留蕾苞 娶妻若能如 此蕾紅潤女 是以為妻善!

 又御歌曰:

 立依網池人 打舂不己知 取蓴葉之人 不知己腕伸
 吾心其愚昧 今見感甚悔

天皇如此歌而賜髮長姬於大雀命也.故被賜其孃子後,太子歌曰:

 遙國古波陀 其國少女矣 雖然其伝說 喧鬧似雷鳴
 今能雙成對 互枕手共眠

 太子又歌曰:

 古波陀少女 坦率不以避 此與吾共寢 時誠善且愉!

 又吉野之國主等瞻大雀命之所佩御刀而歌曰:

 品陀日神子 大雀命配刀 刃銳鋒有靈 刀光閃搖晃
 如冬木隨風 沙沙鳴晃動

 國主等又於告野之白檮上作橫臼,於其橫臼釀大御酒,獻大御酒時,擊口鼓為伎而歌曰:

 檻林中作廣口臼 我等大雀皇太子 願汝飲臼所釀酒!

 傳至於今,此歌者,國主等獻大贄之時時詠之歌者也.

五.百濟之貢

 此應神天皇之御世,定賜海部,山部,山守部,伊勢部也.亦作劍池,亦新羅人參渡來,是以建內宿禰命引率為役之堤池而作百濟池.
 亦百濟國主照古王遣阿知吉師獻雄馬雌馬各壹以貢上.此阿知吉師者,阿直史等之祖.亦貢上橫刀及大鏡.
 天皇又科賜百濟國:「若有賢士者貢上!」故,受命以貢上人,有和邇吉師.此人攜論語十卷,千字文一卷,并十一卷而一同貢進.而此和邇吉師者,文首等祖.又貢善鍛韓人卓素,亦奉中國東吳織女西素二人也.
 又秦造之祖,漢直之祖,及知釀酒人,名仁番亦名須須許理等參渡來也.故,是須須許理,釀大御酒以獻.於是天皇酣飲其所獻之大御酒而御歌曰:

 須須許裡所釀酒 吾飲此兮真酩醉 因此酒者能消災
 心生愉悅欲之飲 是以全然酣醉倒

 方應神天皇吟此歌幸行之時,以御杖打大坂連中之大石者,其石走避.是有諺云:「堅石避醉人」也.

[大山守命的叛亂]

一.大山守命叛變

 方應神天皇崩後,大雀命從天皇之命,以天下讓宇遲能和紀郎子.而大山守命違天皇之命,猶欲獲天下,是有殺弟皇子之情,竊設兵將攻.
 大雀命聞其兄備兵,即遣使者令告宇遲能和紀郎子.故宇遲能和紀郎子聞驚,便以兵先伏河邊,亦其山之上張施垣立帷幕,命舍人詐飾王狀,露坐高台,百官恭敬往來之狀,全如王子在坐之狀.
 而更為其兄王渡河之時備具船楫,復碎搗真葛之根,取其汁滑而塗其船中之簀椅,設蹈應大山守命以仆.
 而其宇遲能和紀郎子王子者服布衣褌,既為賤人百姓之形,執楫立船.於是其兄王隱伏兵士衣中服鎧,到於河邊將乘船時,望其嚴飾之處,以為弟王坐其高台,具不知其弟實執楫而立船,即問其執楫者曰:「傳聞茲山有忿怒之大豬,吾欲取其豬!若能獲其豬乎?」執楫者答:「不能也.」大山守命亦問:「何由?」執楫者答曰:「吾亦時時欲取之也,雖為取而不得.是以白不能也!」渡到河中,令傾其船,大山守命即墮入水中,爾復浮出,隨水流下.即流歌曰:

 宇治河渡口 敏操槳之人 速現為吾友!

 於是伏隱河邊之兵彼廂此廂一時共興,矢刺而流.故大山守命者到訶和羅之前而沈入 .以鉤探其沈處者,繫其衣中甲而其甲發訶和羅鳴.是以號其地謂訶和羅前也.爾掛出其骨之時,弟王歌曰:

 宇治河渡口 梓樹檀樹矣 雖欲砍其樹 或欲奪其樹 然見之憶汝
 見其而思妹 心憶其事痛 衷思此事傷 是以終未伐 梓樹檀樹矣

 故大山守命之骨葬那良山.此大山守命者:土形君,弊岐君,榛原君等之祖.
 而大雀命與宇遲能和紀郎子二柱各讓天下之於其間,海人貢大贄.時兄辭令貢於弟,弟亦辭令貢於兄,兩兩相讓之間,既經多日.如此相禪讓非一二時.
 故海人既疲往還而泣也.故此有諺曰:「海人乎,因己物而泣也!」然,宇遲能和紀郎子者早崩.是以大雀命者為仁德天皇而治天下也.


宇治神社
其之御祭神者,宇遲能和紀郎子也.
此宇遲能和紀郎子也亦書為宇佐道稚郎子也.

[天之日矛傳說]

(C)星野之宣 宗像教授伝奇考
天之日矛

出石神社本殿
一.阿加流姬神

 又昔,有新羅國主之子名謂天之日矛,是人參渡來也.
 所以參渡來者,新羅國有一沼,名謂阿具奴摩.此沼之邊,一民女晝寢,於是日耀如虹指其陰上,亦一有民夫思異其狀而恒伺其女人之行.故是女自晝寢時妊身而生赤玉.故其所伺賤夫乞取其玉,恒裹著腰.
此人營田於山谷之間,故耕人等之飲食,負一牛而入山谷中.時遇逢其國主之子天之日矛,天之日矛乃問其人曰:「何汝食負牛入山谷?汝必殺食是牛!」即捕其人,將入獄囚.其人答曰:「吾非殺牛,唯送田人之食耳.」然猶不赦.故其人解其腰之玉贈其國主之子.故天之日矛赦其民夫,將來其玉置於床邊,其玉即化美麗孃子.天之日矛便與之婚為嫡妻.
 其孃子常設種種之珍味,恒食其夫.故其國主之子心漸奢傲而詈於其妻,其女人言:「凡妾者,非應為汝妻之女,將行吾祖之國!」即竊乘小船逃遁渡來,留於難波.此女者乃坐難波之姬碁曾社,謂阿加流姬神也.

二.伊豆志之八前大神

 因聞其妻之遁,於是天之日矛乃追渡來.將到難波之間,其渡之神塞以不入.故更還泊多遲摩國,即留其國而娶多遲摩之岐尾之女名前津見,
  是以生子多遲摩母呂須玖.
   此多遲摩母呂須玖之子,名多遲摩斐泥.
    又多遲摩斐泥之子,是為多遲摩比那良岐野.
     再多遲摩比那良岐野之子,
      此乃名,多遲麻毛理.
      次子名,多遲摩比多訶.
      再次生,清日子.凡多遲摩比那良岐野之子并三柱也.
      此清日子娶當摩之咩斐為妻.
       生子,酢鹿之諸男.
       次妹,菅灶由良度美.
      故上云多遲摩比多訶娶其姪由良度美,生子葛城之高額姬命,此者息長帶姬命之御祖也.
 故其天之日矛持渡來物者,云玉津寶云者有珠二貫;又有振浪披風,切浪披風,振風披風,切風披風;亦攜奧津鏡,邊津鏡.此所悉之寶者并八種也.并此八寶等是以稱作伊豆志之八前大神也.

三.神賭誓之言本

 其茲伊豆志之八前大神之女,名伊豆志袁登賣神坐也.
 八十神雖欲得是伊豆志袁登賣,然皆不得婚.於是有二神,兄號秋山之下冰壯夫,弟名春山之霞壯夫.其兄謂其弟:「吾雖乞伊豆志袁登賣而不得婚,汝得此孃子乎?」其弟答:「易得也!」其兄聞返而曰:「若汝有得此孃子者,吾避上下衣服量身高而釀甕酒,亦山河之物悉替汝備設,吾等為此賭誓也!」
 後其弟如兄言具白其母,即其母取藤蔓葛而一宿之間織縫衣褌及襪沓,亦作弓矢,令弟者服其衣褌等,亦令取其弓矢遣其孃子之家.
 弟至此孃子之家,其衣服及弓矢悉成藤花.於是春山之霞壯夫以弓矢繫孃子之廁.而伊豆志袁登賣思異其花,將以來取之時,春山之霞壯夫便立其孃子之後,入其屋即婚.故其等生子有一柱坐也.
 於是弟者言於其兄曰:「吾者得伊豆志袁登賣!」其兄慷愾弟之婚以不償其賭誓之物.故其弟愁白其母,御祖答:「我御世之事,當多習於神誨.然汝兄是習青人草之習乎?竟不償其物!」言之而恨其兄子.
 其母乃取其伊豆志河之河嶋節竹而作八目之荒寵,取其河石合鹽而裹其竹葉,令詛言:「如此竹葉青,如此竹葉萎之壯而青萎!亦如此鹽之盈乾而盈乾!再如此石之沈而沈臥!」如此令詛置於灶上.
 是以其兄八年之間于萎病枯.故其兄患泣請其御祖者,即令返其詛戶,故其身如本以安平也.而此事者,乃神賭誓之言本者.

譯註:其天之日矛命者,亦書為天日槍命.

出石神社 此祭神者,天日槍命也.

應神天皇陵           惠我藻伏岡陵今於大阪府羽曳野市譽田六丁目
四.應神天皇的御世

  又品陀天皇之御子若野毛二岐王娶其母之妹百師木伊呂辨,亦名弟姬真若姬命.
   生子,大郎子,亦名意富富杼王.
   次女,忍坂之大中津姬命.
   又女,田井之中姬.
   再女,田宮之中姬.
   再次,藤原之琴節郎女.
   而後,取賣王.
   么子,沙禰王.夫應神天皇并百師木伊呂辨之子計於七王.
   其故意富富杼王者:三國君,波多君,息長坂君,酒人君,山道君,筑紫之末多君,布勢君等之祖也.
  又根鳥王娶庶妹三腹郎女,生子二柱.
   長子,中日子王.
   次子,伊和嶋王.
  又,堅石王之子者久奴王也.
 凡品陀天皇御年壹佰參拾歲,甲午年九月九日崩.御陵在川內惠賀之裳伏岡也.

【古事記-中卷 始神武天皇,大和朝廷之建立 迄應神天皇,天日矛命之傳說 終】

[十二章] [久遠の絆] [再臨詔]